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2019年全年资料大全 > 敖东 >

吉林敖东:盈利过度依赖资本主业扩张缓慢

归档日期:07-26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敖东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多年来,被投资人呼吁提高主营业务收入,利用充裕资金大干主业的吉林敖东,终于要动用募集来的可转债扩张主业。然而,公司要动用21亿元扩张的主业,却面临产能利用率低、投资进展缓慢的问题。

  但与发展主业进展缓慢形成对比的则是,日前,吉林敖东计划动用33亿元自用资金,参与广发证券定增,保持其第一大股东地位,可谓积极。

  然而,在盈利长期依赖投资企业,主业发展缓慢的背景下,吉林敖东的核心竞争力或许也正在被削弱。

  随着广发证券6月18日公告的发出,吉林敖东以33亿元自有资金,又一轮对其投资的计划也落了空。当日,广发证券发布公告称,由于市场环境和融资时机变化等因素,其未能在中国证监会核准发行之日起6个月内完成发行工作,该批复到期自动失效。这意味着吉林敖东计划参与广告证券的此番定增,已胎死腹中。

  虽然计划落空,但作为广发证券的大股东,吉林敖东十分看重广发证券,这也是因为后者能够为其带来丰厚的收益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自2004年起,吉林敖东边一直居于广发证券前十大股东,2016年后,更是长期把持第一大股东,持有广发证券股份16.43%。而这样的重视,也让其获得了丰厚的收益。据年报数据显示,2016年至2018年,吉林敖东对广发投资收益分别为13.1亿元、14.8亿元、7.2亿元,分别占其当期利润的75%、76%、72%。

  对此,中证鹏元曾公开评价称,吉林敖东投资收益以对广发证券的投资收益为主,受广发证券盈利水平影响较大。而事实似乎也是如此。

  根据广发证券年报显示,2018年,股票市场成交额、IPO融资额跌入近三年的低谷,导致证券行业业绩较大幅度下降。在此情形下,广发证券2018年净利润下滑50%,吉林敖东的整体净利润也跟着下滑50%。

  此外,吉林敖东投资的上市公司也远不止广发证券一家。据其2018年年报透露,吉林敖东还是第一医药第二大股东、南京医药第七大股东,亚泰集团第八大股东,此外还持有海通证券、中国再保险等金融公司股票。公司2018年还参与富士康工业互联网公司网下发行,获配的工业富联股票7.6万股。

  数据显示,吉林敖东2018年参股控股公司达到25家。为扩大投资版图,吉林敖东更是发起设立珠海广发信德敖东医药产业股权投资中心、吉林敖东创新产业基金管理中心。根据其年报,包含2018年上述两个投资中心后,吉林敖东所管理资金已投项目达到18个。

  然而,偏爱资本运作,以及依赖证券盈利的吉林敖东,在提升主业的举措上也存在利用率低和进展缓慢的问题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2018年3月9日,公司发行24亿元可转换债券,其中的21亿元将投资在医药主业相关业务,包括吉林敖东洮南药业自动化生产线建设项目、吉林敖东世航药业中药智能工厂建设项目、吉林敖东延边药业扩建升级项目、吉林敖东延吉药业科技园建设项目。

  吉林敖东上述在建拟建项目计划投入21亿元,但截至2019年3月末,仅投资1.5亿元,尚需投资19亿元。其中的多数资金,吉林敖东更是将其闲置,或是投资其它项目。据其2018年年报中透露,将募集到的这24亿元中不超过16亿元进行现金管理,截至报告期末,公司已收回投资本金3000万元及利息25万元。

  此外,今年5月31日,吉林敖东发公告,公开中证鹏元发布的《2018年吉林敖东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可转换公司债券2019年跟踪信用评级报告》,透露吉林敖东延边敦化、延吉、洮南生产基地的中成药2017年、2018年产能利用率分别为60%、63%,化学药品分别为64%、61%。

  数据来源:《2018年吉林敖东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可转换公司债券2019年跟踪信用评级报告》

  对于所投项目产能利用率均不足65%的问题,中证鹏元认为,吉林敖东各项产品产能利用率偏低,在建拟建项目投产后将进一步扩大产能,新增产能能否消化存在一定不确定性。

  数据显示,2019年第一季度,吉林敖东资产负债率13%,货币资金19.5亿元。既然自有资金充足,公司为何不动用自有资金扩张主业产能,而是选择发行可转换债,投资产能利用率本就偏低项目?此前却计划用33亿元自有资金参与广发证券定增,以上种种,是否说明公司对主业不如投资业务重视?财经网就以上相关问题向吉林敖东咨询,但截至发稿,未得到公司方面回应。

  事实上,吉林敖东对于投资业务的重视早已提到公司战略层面。2002年,吉林敖东转轨为控股型公司,“以母子公司为基础,分级控制,母公司转变为以管战略、管投资为主,子公司管生产、管经营”。2018年年报中,公司提及,采用“内生式增长与外延式扩张”相结合的发展方式,对公司现有投资项目加大管理力度,通过横向合作的方式以股权投资找到合伙人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就连吉林敖东这次要扩产的几大生产基地,也是外购得来。数据显示,延吉药业最早纳入吉林敖东报表,但在1998年,吉林敖东只持有其54%表决权。洮南药业与延边药业则是在1999年、2001年被吉林敖东纳入囊中,起初也并非持有100%表决权。世航药业则是吉林敖东2012年成立的孙公司。

  “现如今,吉林敖东的大部分医药主营业务,也不是靠公司内生得来,说明公司已经面临严重的空心化问题。并购扩张的确有时能发展快,但长此以往,没有握在手里的内生业务,公司会缺乏核心竞争力。”史立臣说。

  吉林敖东医药产业竞争力下滑已经开始显现,中证鹏元评级报告透露,2018年吉林敖东化学药品产能利用率下降,主要主要化学药品注射用核糖核酸Ⅱ、小牛脾提取物注射液销量分别同比下降26.79%、10.44%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tamojaspirit.com/aodong/177.html